24小时热点 今日热点 昨日热点 以往新闻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周日的上汽国际赛车场,速度与激情被彻底引爆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傍晚5点,Jackie Chan DC Racing车队带着“五星红旗”涂装和“龙标”、“祥云”在大雨中驰骋上海国际赛车场,董荷斌所在的38号车组获得2018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6小时赛的LMP2组冠军,这也帮助他们在LMP2积分榜上成为领头羊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第一次在WEC上海6小时赛奏响,JackieChan DC Racing车队终于迎来了上海主场的胜利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下面是他们的夺冠幕后故事。

期待在主场赢一次


2016年1月,Jackie Chan DC Racing车队宣布进军WEC世界耐力锦标赛LMP2组。

短短一年,就成为了整个耐力赛车届瞩目的新军:2017赛季揭幕战,Jackie Chan DC Racing车队就在银石赛道拿下冠军;同年6月的勒芒24小时赛,车队的37号、38号两辆赛车不仅包揽该组冠亚军,更获得总成绩的第二、三名。一度,董荷斌所在的38号车领跑全场,LMP2组别压阵LMP1:“这是从1923年开始的勒芒24小时赛,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董荷斌一脸的骄傲。

但胜利也让车队成了靶子,在决定年度总冠军的关键战,2017WEC上海6小时赛,车队两辆赛车分别遭遇严重碰撞,双双退赛。“上海是我们的主场,这些年我和程飞在上海比过那么多场大赛,从来没拿过冠军。”董荷斌说,“但今年,要让历史改变。”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赛前,带着想在主场赢一次的目标,车队作了细致的准备。就像董荷斌说的,每一个螺丝、每一个部件都清洗、擦净,确保每一部分都严丝合缝。Jackie Chan DC Racing车队士气高涨,别的车队技师周一才到上海,他们的星期天就提前到岗。一天练好几次换胎,跟对手抢时间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别看WEC比赛6小时,冠军就赢几秒钟。勒芒24小时,就赢23秒。换一次胎,别人23秒、我们20秒,一场比赛下来就有10秒左右优势。


飞驰6小时圆梦上海赛道


去年WEC上海6小时赛折戟,Jackie Chan DC Racing车队全队都哭了。董荷斌站在围场,看着技师们、工人们拆卸装箱,看到深夜11点。程飞拣了一枚被撞到扭曲的零件,带回给车队共建人成龙。成龙后来请设计师,加了几块他收集的木头,做成了一盏灯。

今年虽然乌云密布,大雨让黑夜提前降临,但中国车队的故事基调却是完全喜悦的、欢庆的。颁奖典礼上,奏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,这是程飞和董荷斌两位华裔车手的激动时刻,台下脸上贴着五星红旗的后援团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“今天的比赛过程非常艰难,昨天排位赛我们还是前二,但比赛开始就遭遇了各种问题。我们坚持下来,杰出的赛车、杰出的战术,团队做了了不起的工作。”赛后,作为LMP2组别冠军的董荷斌说。

作为WEC赛场上唯一一支中国车队,更作为队中的华裔车手,程飞和董荷斌知道这个主场的意义。所以从去年开始,车队就跟赛事运营方久事赛事合作推出联名限量版地铁卡、纪念品,培养观众的主场意识,也有赛道看台两边共同为中国赛车业进步而努力的意思。

“我第一次来WEC上海6小时,是2013年,看台上观众没几个。后来每年人都在变多,2015年主看台已经很满了,2016年成龙大哥来开幕式,场面更是轰动。今年更听说票都卖完了,我们买票都还要去找人。包括周三晚上我们在外滩出席小活动,有车迷带着我们这些年开的所有赛车模型来找我们签名。”董荷斌说:“所以今天的胜利不仅属于我们车队,也属于主场的观众,属于你们大家。”

中国速度竞逐赛道


早在2010年,程飞就听说了董荷斌,只是他那是在美国印地500,董荷斌一直在欧洲为F1的驾驶舱奋斗。直到2013年,两人终于见面,决心合力进军耐力赛,给车坛带来一股亚洲力量。

2015年初,成龙结识了程飞。两个热爱赛车又抱着“发展中国赛车”愿望的人一拍即合,共同组建Jackie Chan DC Racing车队。而成龙大哥对车队的贡献,绝不止于贡献了冠名“Jackie Chan”,和“龙标”,他更像个管家:车队一进P房,成龙的“Jackie Chan’s”咖啡就一壶壶地送来了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成龙DC车队的车身上,也有"成龙咖啡"

维修间6位车手的头盔,在专门的小格间排列整齐地,这也是成龙的要求。每位车手、甚至每位技师,他都要求有固定水杯,代替一次性用品。每天的垃圾,自己打扫带走,去年当Jackie Chan DC Racing车队完赛离开,P房没留下一片垃圾,把久事的工作人员大大震惊了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组建车队后,参加的第一项比赛就是2016年1月的亚洲勒芒,顺利夺冠。

我们现在是一支国际车队,我们希望用到世界上最好的资源来帮助自己来发展。不仅是培养车手,还有其他车队的核心角色,在亚洲勒芒我们就在培养亚洲,特别华裔、中国的技师、工程师。希望通过亚洲勒芒的比赛,带着他们往世界上走。

WEC 汇聚世界各大车厂


2012年3月,30辆赛车集结佛罗里达赛百灵赛道,开启了国际汽联(FIA)旗下赛事新格局,世界耐力锦标赛重出江湖——尽管这个名字,可以上溯到1923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创办之初,但90年后由西方赛车俱乐部(ACO)主办的新WEC,与F1、WRC(世界拉力锦标赛)并称FIA旗下三大赛事。

就在WEC元年,中国上海被纳入赛事版图,上海6小时赛经过7年耕耘,已成中国最受欢迎的赛车赛事之一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从技术角度,WEC比F1更具观赏性,赛车设计没有“方程式”的限制,车队更自主,超车镜头屡见不鲜。LMP1组别单圈最快圈速介于F1和GP2之间,时速最高可达390公里/小时。而且WEC更强调团队作战,3名车手轮流驾驶,6小时比赛中每一次进站、换胎、维修,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决定名次的关键。

WEC共分4个组别,LMP1、LMP2和GTE-Pro、GTE-Am,尤其在GTE的两个组别你可以看到包括法拉利、保时捷、福特、宝马、阿斯顿马丁在内的几乎所有大车厂都参与了竞争。这里就有一个知识点:各大车厂都将WEC看作测试新技术、检验赛车性能的地方,一旦成功便会逐渐应用于民用车。现在大家手机里都有的GPS,50年前就用在勒芒24小时度赛车上了。

阿隆索一年二刷上赛场


今年的WEC上海6小时赛,最大牌明星车手毫无疑问是LMP1组丰田车队的“头哥”阿隆索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本赛季“开挂”同时参加F1、WEC两大赛事,尤其在WEC初次登场就带回冠军。2018-19赛季揭幕战斯帕6小时的冠军,更是两届F1世界冠军自2013西班牙大奖赛以来首次赢得比赛胜利。“这期间我赢过几次卡丁车比赛,这个胜利让我感觉奇妙。”西班牙人永远都有一颗冠军的心。

本赛季,丰田赛车作为LMP1组别唯一的厂商车队,推出了强大的混合动力赛车TS050,令独立车队的非混合动力车尽失颜色。一场勒芒能比对手多跑12圈,成为对手破解不了的bug一样的存在。WEC不得不在其赢得赛季初两连胜后,紧急修改EoT规则,甚至据此取消了丰田车队在第3站银石6小时赛的冠军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但阿隆索所在的丰田8号车组,还是在日本夺得富士站亚军,一路稳坐积分榜榜首位置。上海6小时赛是阿隆索的第5场WEC赛事,重返上海他坐拥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等巨大优势:最快的赛车、最熟悉的赛道、最高的人气。作为现役F1车手,阿隆索是所有车手中唯一从未缺席F1中国站15年的老将,上赛道5.451公里的距离、16个弯角,西班牙人每一处都极为熟悉。更何况阿隆索还有最快的赛车、最优秀的团队,在这里谁比他更有优势呢?

头哥重燃信心想回F1


上面已经说了,WEC是团队合作的运动。不仅工程师、技师团队要优秀,每辆车的3位车手谁都不能掉链子。阿隆索所在的丰田车队8号车组,队友也是清一色F1出身:前红牛二队车手塞巴斯蒂安·伯尔米,以及前威廉姆斯车手中岛一贵。尤其伯尔米,2012WEC创立之初就已加入丰田车队,2015-16赛季还在和WEC一样增长迅猛的FE拿到冠军。上海6小时赛再夺亚军之后,30岁的瑞士车手和队友阿隆索、中岛一贵同积102分,在车手积分榜并列第一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可能因为车队和队友的配置,在WEC都绝对领先,阿隆索的求胜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,心情也特别好。在上海,他两次拿起球拍,在P房门口玩起乒乓球。前不久他更宣布,2019年将继续代表迈凯轮征战印地500,立志要当三冠王——显然“头哥”已经把WEC的年度车手总冠军提前算进自己名下了。

虽然今年在上赛道,阿隆索并未如愿再登领奖台最高层,就像他在2009、2013年一样。但这只是碍于天气的小打击:赛道干了又湿,一次次出安全车,而且6小时比赛的大半都是在安全车的带领下完成了,根本没有超车机会。安全车驾驶员刚吃两口香肠就又回到场上,观众也看到了安全车开到没油、进站换车的罕见戏剧性场面。

就是这样的混乱当中,阿隆索所在的8号车组在进站的时机上吃了亏,没能超越队友,同样开了113圈后全场第二位通过终点。虽然没能夺冠,但这已是阿隆索继2013年后F1上海站夺冠后,第一次在上海登领奖台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也是上海站赛后,阿隆索竟在发布会上表示可能重返F1。

2020年可能是一个完整的印地赛季,但也可能是一个完整的F1赛季,或者别的系列赛的完整赛季。

夺冠形势分析


如果不算一枝独秀的丰田,2018-19赛季的WEC竞争激烈程度,绝对超过以往6年。经过6年深耕,赛事魅力在全世界得到认可,F1车手纷纷投奔WEC阵营,寻求传说中的“勒芒精神”。

这其中就包括另一位前F1世界冠军巴顿,他在LMP1组别的俄罗斯车队SMP车队17号车组,但显然转型不如阿隆索顺利,勒芒24小时、银石站接连退赛,富士站第4是英国人迄今的最好成绩。此外,小林可梦伟、戴维森、小塞纳、费斯切拉、吉安卡洛、佩德罗夫这些如今活跃在WEC的车手,也全都出于F1。

而昨天在上海,从属丰田车队7号车组的小林可梦伟夺得冠军,巴顿也和队友佩德罗夫一起拿到了季军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值得一提的是,SMP车队目前排名LMP1组别第3位,队中6名车手的结构是巴顿一位世界冠军带5位俄罗斯“菜鸟”,也真难为他了。小塞纳所在的瑞士车队“反叛”目前暂居第2,但丰田车队在上海站收获1-2完赛之后,车队积分已累至117分,领先第二名优势达27分之多,已超过一站比赛。

这是丰田车队以“TOYOTA GAZOO RACING”为名进入WEC的LMP1组别的第三个赛季。2016年车队拿到第三,这也是丰田车队迄今为止的最好成绩。本赛季,8号车组完全有可能为日本车队带回一个冠军,当然冠军之争仍有悬念:今年WEC首次在赛制上做出巨大改变,形成了一个跨年度、长达14个月的“超级赛季”:从2018年5月开始,直到2019年6月的勒芒24小时赛截止。即这个赛季将包含两个斯帕站、2次的勒芒24小时赛。

成龙车队为中国夺首个WEC冠军 大哥把去年被撞坏的零件做成了盏灯

丰田车队今年表现显赫

上海6小时赛后,2018-19赛季的WEC将进入长达4个月的冬歇期,直至明年3月15日的赛百灵1000英里赛,然后再是5月的斯帕6小时和6月的勒芒24小时赛。

毫无疑问,这是WEC管理层异常英明的决定,有哪个分站能像勒芒24小时赛那样汇聚最多的赛车、最广泛的人群、最瞩目的关注,尤其比赛本身最大的挑战性和冠军奖杯带来的最大的荣誉感?而将勒芒24小时赛设为赛季收官战,也就意味着今后的赛季都将是跨年度。

撰文:王嫣

图片:官方、推特